世爵用户登录线路6

发表时间:2019-05-24 04:03:49

  面对美国的步步紧逼,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又该如何挖掘改革的潜力和保持开放的定力?日前,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行的“朗润·格政”论坛上,与会专家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美国失算了

  从中美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开始,特朗普就一直抱怨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并以此为借口,不断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然而,一年过去了,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结果似乎并不太理想。

  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总额为6210亿美元,较2017年扩大688亿美元。其中,美国对华货物贸易逆差总额4192亿美元,较2017年扩大436亿美元。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美国之所以从中国进口产品,是因为这些产品在其本国存在需求但生产成本较高,而中国制造的产品价廉物美,“这是贸易的基本原则”。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表示,中国出口产品最大的特点就是物美价廉,美国对中国生产的日用消费品依赖度极高,很难在短期内找到同等体量的替代来源。

  周世俭给出了一组数据:中国出口的玩具占美国进口的86%,旅行箱包与鞋类的占比超过了60%,家具占44%,纺织服装占37%;机电产品大类占21%,其中,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占94%,数码相机占40%。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指出,就拿纺织品来说,中国的劳工成本大概是美国的两成,中国出口大量的汽车也是因为中国的劳工成本比美国要低,即使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劳工成本也比较低,但这些国家没有全产业链,而中国在制造业方面有全产业链。

  林毅夫指出,一个国家如果有贸易逆差,那是因为消费太多、储蓄不足造成的。要解决贸易逆差,必须从国内看,怎么来增加储蓄、减少消费。如果想用增加对中国、加拿大、墨西哥、欧洲以及日本的关税来解决贸易逆差,结果会适得其反。

  曾任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认为,美国全球贸易全面失衡是美国经济状况的结果,假设将美国与中国的贸易不平衡消除,这种不平衡只会转移到其他国家去。

  林毅夫指出,特朗普老要用贸易逆差和所谓的“不公平竞争”的方式来谈,实际上是看到中国发展得这么快,想来遏制中国发展。

  中国有足够工具箱应对

  对于中美贸易战,中国早就表明态度:不想打、不愿打,但也绝不怕打。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曾指出:“如果有人打到家门口,我们必然会奉陪到底。”

  事实上,除了对美国加征关税给予反制,过去一年来,中国也采取了系列措施降低企业的成本。

  周世俭表示,决定出口企业盈亏的关键政策包括汇率、利率和出口退税率。这三个数据分别涉及企业的利润、成本和资金周转率。

  今年4月1日起,中国大幅度降低了企业的税赋,降低增值税率,制造业等行业的适用税率由16%降至13%,交通运输、建筑等行业适用税率由10%降至9%。

  周世俭指出,多年以来,中国的增值税税率是17%,去年降到16%,今年从4月1日开始降到13%,等于增值税下降了4个百分点,企业生产的成本明显下降了。

  在林毅夫看来,面对美国的无理要求,最重要的是保持定力,继续坚持既定方针,全面深化改革和开放,取得高质量的发展,让中国的发展与愿意和中国搞好关系的国家共享。“全世界每年30%以上的增长来自中国,要是美国企业退出中国市场,就会退出世界财富500强。”

  余淼杰则认为,从长期来看,应对美国的挑衅,中国应该坚持高水平的对外开放。美国现在占中国的出口只有19%,中国在其他市场大有可为,应该加强或重视金砖五国自贸区的建立。比如印度、俄国、巴西等,这三个国家加起来占中国的出口总额达到7%、8%左右。

  此外,余淼杰认为,中国还应继续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合作,中国出口到东盟10国已经占到12%左右,需要加大与这些国家的合作。(孙秋霞)

Al-Mazrouei说:波动是不好的,我们不喜欢看到原油价格出现很大的波动。只要没有长期的原油生产计划,这种波动就会持续下去。尽管欧佩克和非欧佩克成员国不能命令各国投资以增加原油产量,但他们正在制定维持市场稳定的长期计划。

其实从一开始的剧情可以看的出来谢晓飞是一个比较贪玩并且没什么担当的人,但是在遇到童薇以后开始慢慢有了变化,特别是在破产以后便开始成长。而在第30集中谢晓飞的一首歌也逗得童薇满心欢喜,那么这首歌是什么呢?《谈判官》第30集谢晓飞唱的是什么歌?谢晓飞用吉他为杨幂唱的这首歌其实是剧中的片头曲,由张磊演唱的《世界为你转身》。《谈判官》第30集剧情在门口等待的谢晓飞,听到了商碧晨的一番说辞很是触动,他坦然地走进包厢结账,秦天宇和商妈妈都认出了他。

  面对美国的步步紧逼,中国应该如何应对?又该如何挖掘改革的潜力和保持开放的定力?日前,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举行的“朗润·格政”论坛上,与会专家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国是直通车 侯雨彤 制图

  美国失算了

  从中美贸易战打响第一枪开始,特朗普就一直抱怨美国对中国的贸易逆差,并以此为借口,不断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

  然而,一年过去了,对于特朗普政府来说,结果似乎并不太理想。

  美国商务部的数据显示,2018年,美国货物和服务贸易逆差总额为6210亿美元,较2017年扩大688亿美元。其中,美国对华货物贸易逆差总额4192亿美元,较2017年扩大436亿美元。

  北京大学新结构经济学研究院院长林毅夫表示,美国之所以从中国进口产品,是因为这些产品在其本国存在需求但生产成本较高,而中国制造的产品价廉物美,“这是贸易的基本原则”。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表示,中国出口产品最大的特点就是物美价廉,美国对中国生产的日用消费品依赖度极高,很难在短期内找到同等体量的替代来源。

  周世俭给出了一组数据:中国出口的玩具占美国进口的86%,旅行箱包与鞋类的占比超过了60%,家具占44%,纺织服装占37%;机电产品大类占21%,其中,笔记本电脑和平板电脑占94%,数码相机占40%。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余淼杰指出,就拿纺织品来说,中国的劳工成本大概是美国的两成,中国出口大量的汽车也是因为中国的劳工成本比美国要低,即使越南、柬埔寨、孟加拉劳工成本也比较低,但这些国家没有全产业链,而中国在制造业方面有全产业链。

  林毅夫指出,一个国家如果有贸易逆差,那是因为消费太多、储蓄不足造成的。要解决贸易逆差,必须从国内看,怎么来增加储蓄、减少消费。如果想用增加对中国、加拿大、墨西哥、欧洲以及日本的关税来解决贸易逆差,结果会适得其反。

  曾任美国经济顾问委员会主席的马丁·费尔德斯坦(Martin Feldstein)认为,美国全球贸易全面失衡是美国经济状况的结果,假设将美国与中国的贸易不平衡消除,这种不平衡只会转移到其他国家去。

  林毅夫指出,特朗普老要用贸易逆差和所谓的“不公平竞争”的方式来谈,实际上是看到中国发展得这么快,想来遏制中国发展。

  中国有足够工具箱应对

  对于中美贸易战,中国早就表明态度:不想打、不愿打,但也绝不怕打。外交部发言人耿爽曾指出:“如果有人打到家门口,我们必然会奉陪到底。”

  事实上,除了对美国加征关税给予反制,过去一年来,中国也采取了系列措施降低企业的成本。

  周世俭表示,决定出口企业盈亏的关键政策包括汇率、利率和出口退税率。这三个数据分别涉及企业的利润、成本和资金周转率。

  今年4月1日起,中国大幅度降低了企业的税赋,降低增值税率,制造业等行业的适用税率由16%降至13%,交通运输、建筑等行业适用税率由10%降至9%。

  周世俭指出,多年以来,中国的增值税税率是17%,去年降到16%,今年从4月1日开始降到13%,等于增值税下降了4个百分点,企业生产的成本明显下降了。

  在林毅夫看来,面对美国的无理要求,最重要的是保持定力,继续坚持既定方针,全面深化改革和开放,取得高质量的发展,让中国的发展与愿意和中国搞好关系的国家共享。“全世界每年30%以上的增长来自中国,要是美国企业退出中国市场,就会退出世界财富500强。”

  余淼杰则认为,从长期来看,应对美国的挑衅,中国应该坚持高水平的对外开放。美国现在占中国的出口只有19%,中国在其他市场大有可为,应该加强或重视金砖五国自贸区的建立。比如印度、俄国、巴西等,这三个国家加起来占中国的出口总额达到7%、8%左右。

  此外,余淼杰认为,中国还应继续推进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的合作,中国出口到东盟10国已经占到12%左右,需要加大与这些国家的合作。(孙秋霞)